游戏 广州恒大

赌一把!棋牌类游戏直播火了,却不靠打赏而“活”

4月6日,一场顶尖牌手与人工智能的巅峰对决展开了,这场由创新工场CEO李开复发起,亚洲首度举办的人工智能与真人对打的扑克赛事,聚焦了虎牙、斗鱼、熊猫等泛娱乐游戏直播平台的目光。

其实这并不是直播平台第一次进行大型的棋牌类直播。今年年初,虎牙就曾举办“棋牌圣手杯”之雀圣争霸赛,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

随手打开泛娱乐游戏直播平台的游戏区,都能找到棋牌类游戏的直播。只是在英雄联盟、王者荣耀等火热的直播情况对比下,棋牌类游戏显得有些凋零——

不过人虽不多,但是愿意为此花钱的用户还是有的。在斗鱼的一个棋牌游戏直播间里,小红能看到不断刷屏的弹幕,小礼物也未曾停过,用户活跃程度极高。

房间里还停留着好几位“贵族”,从最开始的3位增加至7位,其中最高贵族头衔是“公爵”。要知道贵族一般需要月充值500——12万才能获得如此头衔,消费能力不弱,对直播间的贡献不小。

虽然移动直播对棋牌类直播的关注更少,但是小红一搜关键词,也能弹出一长串相关用户名单。不过等级都比较低,更像是为了刷游戏的存在感而有的账号。

除了正常的游戏直播平台之外,一些专业定位棋牌类游戏的直播APP也应运而生。小红就找到了一家主打“直播间游戏”的直播平台。它将直播与游戏进行融合,让用户在观看直播的时候,可以一边参与和享受棋牌游戏,一边与喜爱的主播进行互动。

随意点击进入,发现正是该游戏的直播间,但这里没有主播,只有参与和围观游戏的用户。如果有足够的虚拟币,用户就能参与游戏,还可以邀请微信、微博、QQ等社交平台的好友一起参加。

退出房间回到首页,就能看到主播的直播间了。小红发现基本上每位主播界面右上角都有着小标签,是按主播直播的棋牌游戏内容分类的,有主播坐镇的直播,互动性明显增加了不少。

除了正常的留言刷频之外,跟主播互动还有一种方式,那就是直接参与游戏。比如猜大小这个游戏,玩家可以申请庄家,也可以直接下注,不限人数,所有人都是其中的一份子。

除了赛事、直播间的活跃之外,真正让小红关注起棋牌直播的,还是朋友圈里公会们接踵而至的棋牌主播招募令——要求记忆力好,数学好才能优先被录取。

但棋牌游戏虽好,却很容易涉嫌赌博。在直播间,究竟主播与用户之间,棋牌游戏与赌博之间,应当是怎么样的一种共处模式呢?

有业内人士告诉小红,如果主播和用户可以直接进行游戏,还有虚拟币双向兑换机制,那么就很可能触犯法律边界,与赌博其实仅一线之差。

什么是双向兑换通道呢?即人民币可以购买游戏币,游戏币又可以兑换人民币,这是法律上严厉禁止的,一旦这样做就可以直接构成涉嫌开设赌场的罪。因此所有的棋牌游戏基本都是单向通道,人民币可以购买游戏币,但游戏币不可以兑换人民币。

但是,这仅仅是官方,在私底下,几乎所有的热门棋牌手游都是可以进行双向兑换的,在淘宝以及Q群等地方,存在着大量的币商,他们通过一些特定的方法,从游戏当中用RMB收购玩家手中的虚拟币,再将这些虚拟币用RMB卖给需要虚拟币的玩家,盈利的方式是通过不同的比例之间产生的利润空间。(来源:丁鹏Gamewower)

在这种情况下,很多专门的棋牌游戏直播平台,会选择“房卡模式”,收取开房费用进行盈利——即要有一定的虚拟币,你才可以开房间,和主播或者熟人之间玩游戏。但是这种方式,依旧避免不了熟人之间、线下交易带来的投机可能性。

当然,除了上述的可能涉嫌赌博的直播方式外,目前更多的主播还是在斗鱼等平台进行棋牌游戏直播,内容大多只是直播游戏过程,更不会涉及与游客下注等方式的行为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棋牌类游戏直播钱景虽好,打赏却不是棋牌主播的重点,他们更多是通过给棋牌平台导流,通过用户的进入和消费,从中抽取分成。

小红采访了一家公会负责人,他告诉小红,这属于跟游戏商家联运,“我们导流他们运营,按比例分成。就跟手游联运差不多,只不过我们不承担风险,他们规避了法律风险。”至于怎么导流和联运,他表示不能透露太多。

他告诉小红,从2月底开始,就陆续有相关的游戏公司找到他们。不仅如此,商家对于用户倒流的数量并没有很高的要求,因为一个真正的用户本身的价值就很高。“一个普通的游戏玩家,可能一次性花在游戏里的费用只有数百元,但是棋牌游戏却能达到几千甚至几万。”

对于公会和游戏平台来说,ARPU值足够让商家不需要太担心用户量的问题,何况还有海量的棋牌用户的潜力在,“哪怕只是导个1%,都足够他们赚的了。”

可以肯定的是,与其他游戏相比,棋牌游戏反倒更像全民游戏。即使是风头正盛的电竞,在它面前也不过是个成长中的孩子。小红盘点了棋牌游戏成为“小风口”的原因——

棋牌类游戏早在线下已成为全民运动,玩家众多,加之移动端的兴起、第三方移动支付的推广和开发,愿意为棋牌游戏花钱的用户数量着实可观。

据艾瑞数据分析得出,2016年中国地方特色棋牌游戏用户PC端规模约1.55亿人、移动端规模约1.57亿人。2016年中国地方特色棋牌游戏市场规模达38.4亿元,其中PC端占16.7亿元,移动端有21.7亿元。

棋牌游戏受众局限在于传播,它的传播更多的是通过朋友推荐、游戏平台内推荐和应用商店排行榜/推荐等被动的推荐方式进行的。

用户棋牌游戏在社交方面基本在熟人圈传播,而直播扩大了棋牌游戏的传播,增加了用户之间的互动性,很好的解决了这一局限。

都说电竞是一场体力与脑力结合的运动会,棋牌类游戏又何尝不是呢?棋牌类游戏本身就是一项竞技性极强的运动,高技巧性提高了可看性以及话题讨论度。而准入门槛低赋予了棋牌类游戏的国民度,比起电竞游戏来说,棋牌游戏更加大众,参与度相对较高。

像小红这样的游戏白痴,虽然棋牌类游戏玩得并不算好,但也是了解一二的,有时候也会停下来去看棋牌类直播,因为了解才会有参与性。相对棋牌,电竞游戏反倒显得小众了。

近年来,国家一直在支持棋牌游戏的发展。不论是2015年首届世界麻将运动会的举办,还是去年9月,棋牌游戏被国家体育总局正式列入电子竞技项目,国家体育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还发起了网络棋牌大赛,都能看出国家对于棋牌类游戏的支持。

除了国家政策,还有资本的看好。今年3月,“首届投资界扑克大赛”在海南举办,吸引了一众国内棋牌游戏厂商,创投界、演艺圈共108位的大咖参赛。新浪体育、熊猫、虎牙、斗鱼等13家直播平台对此进行了直播,在线观众达千万。

除此之外,行业人士也告诉小红,现在很多直播平台都有进行棋牌游戏直播的试运行, 包括昆仑万维、巨人网络、腾讯等公司都很重视棋牌游戏,想与其进行相关的合作。果然那里有肥肉哪里就有资本的注入啊。

然而,资本入局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关注。广电总局之前就针对部分已获得版号的游戏进行了复查,地方性棋牌游戏面临洗牌;除检查棋牌游戏是否涉赌外,广电总局还严禁棋牌游戏的名称中出现“棋牌、平台、大厅”等相关字眼。

再加上棋牌游戏本就属于比较敏感的位置,很容易涉及到灰色领域,这一方面更偏向于游戏本身而不是直播,只是直播或多或少也会受到影响。一旦出现有关的负面新闻,很容易重蹈秀场直播的覆辙,下架整改甚至关停都未可知。

当低调掘金的棋牌游戏遇到高调的直播,想不被关注基本是不可能的。棋牌这副牌,直播平台该怎么打?怎样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,只能让我们拭目以待了。

返回首页 >

相关资讯